亚博yabovip888网页版登录_主页

切·格瓦拉40年前被害内幕(组图)

纪念仪式在格瓦拉墓前的广场上举行,上万名古巴各界代表和群众清早便聚集在这里。许多人穿戴着印有格瓦拉头像的衣服和帽子,一些文艺团体献上了为纪念格瓦拉而创作的乐曲和舞蹈。

格瓦拉的遗孀阿莱达·马奇、三个子女以及格瓦拉战友的部分亲属出席了纪念仪式。

在40年前的10月9日,古巴革命前领导人、拉美游击战士切·格瓦拉在玻利维亚被当地军队枪决。美国中情局(CIA)的一位前特工日前首次披露了切·格瓦拉被处死前的情况,并称美国政府当时曾极力反对对格瓦拉执行死刑。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美国中央情报局前特工、从古巴流亡美国迈阿密的菲利克斯·罗德瑞古兹说,1967年10月8日,切·格瓦拉在玻利维亚一个名叫拉·黑古拉的小镇被政府军士兵俘虏,当他被带到审讯人员面前时,身上的衣服几乎全部被丛林撕破了,一丝一缕的“有如乞丐”。菲利克斯·罗德瑞古兹说,“我时常会记忆起他,他当时经常会去莫斯科访问,他是一个傲慢自大的人。他当时所处的环境极其恶劣,他身上的军装几乎全部都成了破布片,也没有穿靴子。将他作为一个个体,或者说一个人来看,我觉得心理非常难受。美国当时曾极力反对玻利维亚立即处死切·格瓦拉,而是希望将他运到巴拿马做进一步的审讯,但是这一要求却遭到了玻利维亚最高军事当局的否决。”

菲利克斯·罗德瑞古兹披露说,“我们当时和玻利维亚最高军事当局已经约定好了代号,其中500代表切·格瓦拉,600表示死亡,700表示活着。就在我准备对他进行审讯时,玻利维亚最高军事当局的一位负责人给我打来一个电线,这一暗语表示切·格瓦拉必须被立即处死。由于电话中有噪音,我又让他再重复了一遍,这才确信玻利维亚最高军事当局的意思是要杀死切·格瓦拉。我随后走进切·格瓦拉被关押的房间,站在他面前对他说:非常对不起,格瓦拉,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了,但这是玻利维亚最高军事当局的命令。切·格瓦拉立即明白了我的话意味着什么,他对我说,这样更好,我根本都不应该活着被俘虏的。玻利维亚当地时间10月9日13时左右,我们离开了切·格拉瓦的关押地,大约在13时10分至13时20分之间,我们听到了一声枪响。”

菲利克斯·罗德瑞古兹还透露,玻利维亚政府军在处决切·格瓦拉之后,又指示行刑者砍下他的双手用以验证身份,他的遗体则被运往附近城市瓦里格兰德。最后,切·格瓦拉的遗体与多具尸体一起被秘密掩埋在当地一个军用飞机场内。1997年,一具无双手骸骨被重新挖出,经过DNA鉴定之后确认是切·格瓦拉的遗骸,在当年被运回到古巴。罗德瑞古兹说,至于有人宣称当时曾剪下切·格瓦拉的一些头发,并准备以700万美元的高价进行拍卖,他目前不能肯定其真实性,因为他当时已经离开了现场。此前也曾在美国中情局工作的比略尔多说,当年他在埋葬切·格瓦拉时曾剪下了他的一束头发,并保存在一本剪贴簿内。这些文物性质的物品定于10月25日至26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进行公开拍卖。比略尔多表示,事隔40年把这束头发拿出拍卖是为了历史原因,“切·格瓦拉是全球公认的领袖人物,对我来说,他的一束头发等于我剪下了革命的象征之一,那就是这束长发。”

切·格瓦拉1928年6月14日生于阿根廷的罗萨里奥省。他毕业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医学系。1955年,格瓦拉在墨西哥流亡时与古巴革命者卡斯特罗结识,从此加入了古巴的革命斗争。革命胜利后,曾担任古巴国家银行行长、工业部长。但是,1965年3月,格瓦拉在出访亚非国家回到哈瓦那后,就辞去了古巴党、政、军的一切职务,转战南美国家玻利维亚继续战斗,1967年在游击战中牺牲,时年39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