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yabovip888网页版登录_主页

古巴英雄格瓦拉女儿出书公开父亲慈祥幽默一面

古巴革命英雄切·格瓦拉逝世已经36年,这个在全世界拥有大批崇拜者的传奇人物在某种意义上成了一种流行符号,他的头像被大量印在啤酒、手表、香烟、滑雪板、牛仔裤甚至内衣上。格瓦拉女儿阿莱达为父亲形象如此受损而愤愤不平,她最近写出了《切·格瓦拉生平》,透露父亲鲜为人知的侠骨柔情,回忆了格瓦拉身陷困境中也能坦然说笑,变着法子和家人见面,再现了生活中富有人情味的格瓦拉,一个温柔多情的慈祥父亲。

1967年10月,切·格瓦拉在玻利维亚参加革命活动时被俘遇害,但直到1997年6月,玻利维亚才找到格瓦拉的遗骸。1997年7月12日,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亲自到机场迎接切·格瓦拉的遗骸,阿莱达·格瓦拉当晚代表死者家属把父亲的遗骸捐给国家。今年6月,古巴医学科学研究所授予切·格瓦拉荣誉医学博士称号,阿莱达代表父亲接受了荣誉证书。从小到大,她的生命和父亲紧紧相连,为了改变一些年轻人对父亲的误解,她拿起了笔,写出了《切·格瓦拉生平》,把一个真实的格瓦拉呈现在世人面前。

42岁的阿莱达·格瓦拉是切·格瓦拉的长女,从小受到父亲的熏陶。她和父亲在精神上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和格瓦拉一样,她也学了医科,做了儿科医生,尤其擅长过敏症;而且也辗转于拉美各地,在尼加拉瓜和安哥拉进行医疗服务。切·格瓦拉非常关心青年人的成长与前途,42岁的阿莱达通过在住地哈瓦那的一家儿童医院作儿科医师来表达她对年轻一代的热切期望。她继承父亲的创造自由世界,反抗压迫的思想,并成为反全球化运动的卓越领袖。阿莱达目前在哈瓦那的一家儿童医院当医生。

阿莱达周游世界,继承父亲的遗志,为被压迫人民的自由而战,同时还要告诉人们一个真正的切·格瓦拉。在墨尔本另一家媒体的采访行将结束的时候,一位摄影师想请阿莱达在阿尔伯托·科尔达拍摄的贝雷帽格瓦拉的相片旁留影,遭到了她的拒绝。她说:“不,那不是我父亲,那只是他生活的瞬间,一个侧面。”她拒绝的引申含义就是希望她父亲的形象能从她不太理解的商业流行文化中解脱出来。

她转向另一张不同风格的照片,相片上她的父亲穿着卡其布军服,指间夹着一根雪茄,咧嘴而笑。她说:“这才是我的父亲,我记得他总是这样微笑着。我记得他是很富有人情味的人。”让她无法容忍的是,有些商家竟然利用她父亲的名气为自己赚钱,所以,她准备为这种事讨个说法,以维护父亲在世人中的形象。阿莱达表示:“我们绝对不能允许我父亲的形象出现在男士或女士的内裤上……”阿莱达认为,西方一些国家对她父亲肖像权的侵犯是对他高尚人格的一种侮辱。42岁的阿莱达认为,重要的不是切·格瓦拉的形象,而是他的灵魂。

阿莱达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是在7岁的时候,父亲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而她没有立即认出他来,因为父亲进行了化装,他即将奔赴玻利维亚。当她不小心跌倒磕破了脑袋的时候,父亲扶住了她,她有种强烈的感觉——“这个人爱我”。对于父亲的一些事情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她也记得父亲的温暖、亲切和无限的父爱,母亲阿莱达·马奇也告诉她的一些关于父亲的故事,以及从被她称之为“叔叔”的卡斯特罗那里听来的事情。阿莱达表示,她没有亲身了解过父亲,但是却记得他传授给她的经验和教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即使你不确信将来会发生什么,也要试着去理解他人。甚至你确信这一点,也要尽可能与他人和睦相处。”

在切·格瓦拉消失在玻利维亚丛林中的那几年,有时候十分相信自己的四个孩子,为了避免孩子们不经意间泄露了他的行踪,格瓦拉总是假扮成一个西班牙的朋友,并对孩子们说“我是你们父亲的朋友”。

阿莱达说,在她的印象里,父亲和任何年轻人一样热情,有朝气,但是他为之奉献的事业使其更加突出。1965年他在写给孩子们的信中表示:“如果你们不得不读这封信的话,那是因为我将不能和你们在一起了……你们的父亲是一个忠实于信仰的人,他已决定为其信仰而献身。”信的结尾是他给孩子们提的最后一条忠告:“首要的是,要深切同情世界上任何地方、任何人的不公平遭遇。”那是在1967年他被害之前留给孩子们的最后一封信。他的遗体直到1997年6月才在玻利维亚的巴耶格兰德城外丛林里被发现,并被送回古巴,古巴政府为英雄的回归举行了隆重的仪式。

自从格瓦拉死后,阿莱达一直保持着与卡斯特罗的深挚感情。“我们之间就像父女一样,我有什么不懂的,就让他解释给我听,只要我要求,他就会解释的。”

切·格瓦拉1928年出生在阿根廷,从小就患有哮喘病,后毕业于医学系。1956年他跟随卡斯特罗参加了古巴革命。革命胜利后,格瓦拉先后担任古巴国家银行行长、工业部长等职。他积极参加义务劳动,治疗麻风病人不戴手套,同普通战士一样站岗。1965年,格瓦拉抛弃了优裕生活,深入非洲刚果和南美丛林开展游击战争。1967年10月负伤被俘后遇害。

切·格瓦拉牺牲以后,“格瓦拉热”几十年不衰,在全球各地拥有数以千万计的崇拜者,在越来越充满了商业味。在格瓦拉当年的殉难地,玻利维亚政府也决定在巴耶格兰德建造一座格瓦拉纪念馆。据报道,每周都有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来到这里,当地人们向游客兜售价格翻番的饮料、小吃时,还向他们推销价格不菲的格瓦拉背包、像章和照片。在世界其他各地,“格瓦拉热”也长盛不衰。有关格瓦拉生平的书籍已有几十本,还有多部有关格瓦拉的电影正在拍摄中。对格瓦拉的崇拜,还被演变成了一种“产品”。从伦敦到旧金山,到处都在出售格瓦拉的T恤、手表。意大利的名葡萄酒、英国的啤酒、费希尔滑雪板、斯沃琪手表、成套服装、古巴旅游线路都带有他的名字或以他的名字作为商标。在巴黎的拉普大街,有人用萨尔萨舞蹈音乐和潘趣酒来纪念这位英雄,而一些妇女杂志则推出格瓦拉式贝雷帽时装。